【野植】藥王孫思邈《千金方》與六和緣野植藥草經驗對照

Posted on
  • 《千金方》中藥草採集說明

六和緣野植藥草的經驗,與唐朝孫思邈的觀察發現(記錄於千金方中)有許多相當一致的地方。

首先是採集的部位,採集時應注意要採集植物的哪個部位(葉子、果實、枝條…)是成熟葉、嫩葉、老葉…。

再來就是採集的時間點也很重要,是在二月、三月還是八月,孫思邈都會把藥草採集的時間點及部位在書中做說明。

最後是處理及儲存,採集後是要陰乾還是曬乾的方式處裡…儲放是要用陶甕還是用紙包起來有些草類甚至要求要披在木架上、或是混合數種草藥放在一起、還有要在多久時間內使用完畢,《千金方》內都有詳述。

▲ 《千金翼方》藥草採集時節說明的頁面。

  • 野生茶葉製作方式有與《千金方》類似的經驗

《千金方》中很多說明跟我們做野生藥茶的老茶師傅的經驗很相似,茶葉採集的時間要很挑剔、天氣變化也要關照。採茶的時間有分,早上八點到十點、十一點到一點半還有下午一點半到三點半,這三個時段,採集的地點一樣但是因為採集的時間不同,所以在做茶上的操作方法也會略微不同,因為裡面進來的東西(微生物、磁場)不一樣,老茶師傅他們都很清楚,因為茶葉裡面的水分和手感不同(是內含的營養成分不同所產生),喝吃起來的味道及效用自然不同。

後來,我用傅爾電針、血液顯微觀察及自己身體的觀察的對照來驗證,並邀請很多人一起參與觀察(超過50人)。有的人只做一次,有的人做十次,像我就做了上百次的實驗。

我發現到不能僅用”茶”一個字來理解茶葉的效用,因為包含到茶葉的種植方式(野生、野植、台式茶園…),所使用的肥料(原始林自然腐植土、石化汙染雞糞肥…),還有其他影響如千金方中提到的,採集地點、處理方式…都會影響到茶葉效用。

製茶師傅的身體體質也會對茶葉品質產生影響。他住哪裡,他的住家環境、他吃的飲食喝的水(水是自來水、溪水…)。這都會影響製茶師傅的體質,也會影響到他炒茶的品質。

  • 會影響治療、診斷的各種因素

一般中醫問診的時候,都懂得人們的精神狀態,會影響到身體狀態。心情是高興、憤怒、哀傷,或是說因外傷,引發哀怨的情緒,都會影響到身體變化。此時候用藥,就要考慮到這些複雜綜合的因素。

以前有些人,住山區生了病,就自己採草藥自己醫,因為不懂醫術,長年沒辦法痊癒,就是久年病。

久年病會造成毒素囤積在某些特定的系統(器官),這些器官或是身體部位,會腫、脹、腐敗甚至嚴重時會纖維化,產生各種複雜的病變。如此一來就不是簡單的說什麼病開什麼藥就有辦法醫治。所以患者生活的環境、食物、水、精神狀態,都會對治療的處理方式產生影響。

  • 《千金方》紀錄,關於藥材採集的地點與影響

在《千金方》中有提到採集的地點的影響,這部份很多人會忽略。由於孫思邈於書中所使用的藥材,並不是涵蓋全中國的所有地方,他也說不同地方生產的藥材所產生的效果不同。所以一如千金方序言《大醫精誠》所說,他的方劑是依據他所取得的藥材的條件(生長地點、採集及處理方式…)結合他多年行醫經驗,寫給大家做參考的,而不是給人來套公式,以為照配方依比例煎藥就可以把病人治好。

此時就應該要把脈來驗證做調整,現在可以靠血糖、心跳、傅爾電針等各種儀器來輔助診斷。如果對”氣”敏感的人,也可以觀察氣的走向來驗證,同時結合多方面的管道來驗證。驗證最重要的就是,要把他的因緣條件(包含病人及藥材的條件…)紀錄清楚,這樣以後在使用上才不會錯亂,以上是我這二十年來的一些心得,提供給大家參考。

▲ 《千金翼方》對各地藥草出產的記錄。

  • 不是看不見就不重要,不是不懂就可以為所欲為

《千金方》中都有提到採集的地點,就現代來講就是適地適種,適合當地環境原生種的概念,由於以前沒有大量破壞的問題(如孫思邈會上終南山的原始山區採藥),所採集的就都會是當地健康且生長正常的藥材。

孫思邈基於對生命的愛護(詳見藥王孫思邈【大醫精誠】精選解說),對動物、人與其他的生命都是同等的尊重,對醫治的效果也會產生影響。

他有提到老君說:「人行陽德,人自報之;人行陰德,鬼神報之。人行陽惡,人自報之;人行陰惡,鬼神害之。尋此二途,陰陽報施豈誣也哉。」

雖然很多人覺得另一界的生命是我們看不到的,或說是沒有影響或說是不存在。但從科學來談,微生物其實也是小到肉眼看不見,但在人體的研究我們知道,微生物對人類的生存卻非常重要。因此雖然微小近乎無視,但卻不代表不存在、不重要(更多討論請看從微生物來談:農業、食物到對人體的影響)。還有其他如輻射…無色無味沒有儀器輔助完全感覺不到它的存在,但事實上卻是無所不在。

如果將這些人類所知有限的領域稱之為”陰界”,由於對這些所知有限,時常會以為自己知道一點點的知識或是小發現,就可以涵蓋了解全部的現象,就像當時發現DNA的那些分子生物學家,自以為從此就可以解開所有生命的謎團,人類從此不再有疾病…現在研究的越是深入才知道,生命沒原本想的那麼簡單。

因此在理解這一切時應該要以更嚴謹、謹慎的態度來面對(像大醫精誠中對病人症狀觀察的嚴謹),因為現今科學所理解的其實相較於世界真實的運作狀態,是很薄弱且片面的。

我自己在對人體變化的觀察,用血液顯微觀察還是傅爾電針,都是用不斷觀察紀錄調整中求進步的謹慎為之。越研究越發現自己所知真的有限,知道得越多越不敢隨便亂講話。

  • 理解《千金方》中採集地點的影響性

到現在從事生態復育的工作,也發現到要真正透徹的了解生態也並不是這麼容易,但是基於對生命的尊重,做任何事都會以更謹慎態度為之。

譬如說我們家在海岸山脈這邊,很多人告訴我們,「中央山脈那邊的山葡萄比較有藥用,對糖尿病有用,並認為海岸山脈的山葡萄沒藥效,所以應該要種中央山脈的山葡萄」。但我自己的驗證發現到,海岸山脈的山葡萄只是藥效不同,並不是真的沒藥效。

如果把中央山脈的山葡萄拿過來種,種不種得活有沒有藥效還不知道呢?不是說同一種品種種在哪裡都有藥效,是有條件的。

就從我們做過的檢測(記錄於遠離生命恐慌),錳在自然原始林的土壤中,海岸山脈的錳400~600ppm,在中央山脈發現有1900~2000ppm。光是談錳;土中的礦物質,在這兩地就有這麼大的差異,更何況還有土質的影響,黏土、麥飯石土…這些都會造成礦物質、微量元素的不同,對植物的成分組成自然會有影響。

再者,植物生長在樹林中,樹根所產生的營養、不同的林相、水源的環境所產生的影響,交互產生複雜的作用,也都會決定藥草的功效。

  • “無為為無為(不為一己私利而作為)”

另外從生態面來說,原本不是生長在這裡的植物,我們硬是要種在這個地方,也是會使植物變得衰敗而不健康,不健康後有的植物會爛根,有的過沒五年十年(喬木)會死掉,樹木死掉後就會對當地水土保持的功能產生衝擊…

而對生態破壞後的重建卻是人類很陌生,沒什麼經驗的領域。所以某些情況下,我也是很支持採取荒野、放任的措施。因為如果在無知下所做的行為,時常對當地的生態環境產生的都是傷害,尤其原本石化汙染比較少的地方、或是現在已經形成雜木林的地方。

但是石化汙染高的果園,通常在荒廢之後就會長出很多芒草、象草,長得又密又高,裡面的原生種小樹苗經常是不敵蔭庇,然後無法長大而死掉。

或說在淺山地區,人們都會種很多竹子,三、五甲幾十甲的地都是竹林,林相單一,也沒有其他原生樹木生存的機會。

如前兩例,無論是芒草密布的荒廢果園還是一大片單一林相的竹子,即便再過30~50年,如果沒有人為的輔助,情況也是難以改善。

醫學亦同,面對病人除了要了解現在的症狀,也要了解他以前的問題。再去思考策畫如何改善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